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彩客网 > 新闻 >

最悍的战将,居然顶撞蒋介石,气得老蒋大喊:把他捆起来!


点击:136 作者:彩客网 日期:2019-03-12 12:14:16

陈明仁冲着他说:“我部队的衣服没有穿好,怪我吗?”

蒋介石马上联想起陈明仁穿破棉衣开会的情景,有其将必有其士啊!心中顿生无名火,扭头向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说,“你把陈明仁找来见我!”

可这支部队多少有一个显著的表面缺陷——官兵服装不齐,军容不好。

次日,他来到了蒋介石住地。

这下高兴得蒋介石连声“嗯嗯”的,脸上高兴。宋美龄也笑吟吟地说:“陈子良的部队训练得很不错嘛。”

陈明仁一席话说得蒋介石无力反驳,只好强词夺理:“还是你不行,你为什么不想办法呢?”

可没几天,他在昆明召开军事会议。所有的到会将领着装整齐笔挺,皮鞋锃亮,肩章生辉,唯独陈明仁却穿着一件破棉衣出现在会场。蒋介石大为不满,当面斥责:“不成体统,有损军容,有伤国体。”陈明仁不以为然,事后也不作解释。

蒋介石见陈明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推,怒不可遏地说:“没有这回事,怎么会发旧衣服给你们部队?我看了这么多部队,还没有像你这个部队的!”

陈明仁一串连珠炮射得蒋介石哑口无言。蓦地,蒋介石才说道:“这个这个,你部队的衣服没有穿好嘛!”

随行副官回答说:“是陈子良的部队在修工事。”

“此事有账可查,非我捏造。”

恰在这时,蒋介石到昆明小憩,住在云南省长龙云的温泉别墅里。为保障校长安全,陈明仁派亲信营长程杰,从全团挑选素质高、仪表好的精干官兵组成加强营,开赴温泉别墅担任警卫。蒋介石见到这些精干警卫,连声称赞:“强将手下无弱兵嘛!”

陈明仁上将的性格倔强。他作战有功,加上受蒋介石器重,从不把上司放在眼里,几十年来军中陈明仁有“居功自傲、目中无人”之说。此话多少有些不真。结果,一次他居然顶撞起蒋介石,气得蒋介石下令把他捆起来。

宪兵营长进屋来了。蒋介石下令:“把他捆起来,押解重庆。”

1941年冬,陈明仁率部开往云南。他手下除预2师外,另配两个师和部分炮兵,论兵力已大于一个军,可还只是个预2师师长。兵多势大,实权在握,他也颇心安理得。当部队浩浩荡荡开到昆明附近时,重庆政府的中央参谋团、云南行营一致称赞预2师堪称“国军楷模”。陈明仁也认为当之无愧,乐得笑哈哈的。

第二日,蒋介石亲自打电报嘉奖陈明仁部队:“纪律严明,为入滇部队之冠。”

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

班长继而答道:“我们各连均挂您的肖像,委员长即使穿上便装,我们也认得清。”

一天傍晚,他偕夫人宋美龄到陈明仁部队的营房视察。来到门口,门卫立即向蒋介石行举枪礼。蒋介石微笑着停步问道:“为何向我行举枪礼呢?”

陈明仁占着上风,更是不饶人: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我家中没钱拿出来为士兵制衣服。如果你发了我的贷金,而我让士兵穿破烂衣服,则是我贪污了, 平台我自应受军法惩处;你既然发给我们现成品,我当然你发什么我便穿什么。”

第三天,蒋介石从缅甸回到昆明,一下飞机,又派人找陈明仁。陈明仁愤愤不平,所有昆明部队中,唯他这个师声誉最好,自己无故调任副职,决心大闹一场。

这句话可伤了狂傲的陈明仁,气急之下,也不顾一切,大声地说:“我不承认我不行,我认为我什么都行……”

蒋介石真是气坏了,第二次高声叫喊宪兵:“来人啦,给我押下去!”

蒋介石还是蛮横地说:“总之你不行,总之你不行……”

这怪不得陈明仁。抗战中,重庆军需部与制造商勾结,发给部队的衣服质料很差,一件棉衣规定要穿两年,事实上一季穿不到,里面充当棉花的干草就露出来。而这一年冬天,上级只发四成新衣,加上预2师到达云南后,经常修工事,每逢施工官兵就得把好衣服收起来,临时穿烂的。因此,陈明仁的部队官兵总是烂衫烂裤,军容不堪。

开完会后,蒋介石夫妇应龙云邀请去昆明西山赴宴、游览。谁知路过壁鸡关时,蒋介石突然发现公路旁做工事的士兵衣衫褴褛,军容不整,如同乞丐一般。他身着便服,官兵忙着筑工事,也没人向他敬礼。为此蒋介石大为不悦,粗声粗气地问:“这是谁的部队?”

“犯上”行为震惊世人,在国民党军队内外广为流传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“你的部队衣服没穿好,怪我?”

撤职令下后,宋希濂限陈明仁在两天之内办好移交。陈明仁遵令办了。

“衣服是你发给我们的,质量这样坏,只穿两星期就穿破了,并且去年只发给我们四成新的,有六成是旧的。”

蒋介石故弄玄虚地说:“我是老百姓,怎么是委员长呢?”

“只能怪你自己。”陈明仁针锋相对。

平时去见老蒋时,他必先通过侍从室,这次径直往会客室走去。正好撞上蒋介石从楼上下来,见陈明仁怒容满面,他反倒蓦地变得和蔼起来,寒暄几句后对陈明仁说:“你这个师长没当好,希望再多勉励。”

陈明仁驻在距昆明30里外的安宁,宋希濂没派人去找,也没电话通知。陈明仁不知老蒋召见之事。蒋介石不见陈就是不甘心,一连4次派人找陈明仁,可都没找到,于是下令宋希濂:“追查陈明仁的下落!”宋希濂支吾着回答:“陈明仁不在昆明,一时难以找到。”盛怒之下,蒋介石不分青红皂白,当即下令:“撤销陈明仁师长,改调71军副军长。”命令一下,乘飞机到缅甸去了。

“70军原驻重庆,预备参加秋季大演习,给外国人看的,一切装备都是换过了的。后来因为云南军事吃紧,没有等到参加演习,便调到昆明来了,所以装备皆新。”

他以为这样吓陈明仁一下,他就会自动走开。谁知陈明仁这条烈性硬汉偏偏不走,大声吼道:“我到底犯了什么罪?如果犯了国法,应该办罪,便在这次办,何必等待下次办呢?”

他声调很高,不等对方回答,又大声说:“论作战,每次战役我置生死于度外,为党国效劳,都得到了奖赏,而且都是你给的,你并非不知;论校阅,则成绩第一;论训练,也算不错,就在前不久,你还亲自打电报嘉奖,说我的部队纪律严明,为入滇部队之冠,何以今日就突然变坏了呢?”

两人的争吵声传诸户外,惊动了许多人。当侍从们赶来时,两人正吵得不可开交,蒋介石便一口咬定陈明仁“侮辱领袖”,吩咐侍从:“叫宪兵把他押解到重庆予以惩办。”可侍从怕把“领袖吵架”的事闹出去影响不好,迟迟不通知宪兵。蒋介石见宪兵迟迟不来,便改口对陈明仁说:“你回去,下次再如此,我就要惩办你。”

班长回答:“你是我们的委员长。”

蒋介石强忍怒火:“你的部队的衣服没有穿好,怎么能怪我呢?岂有此理!”

蒋介石反问他:“那么,70军怎么没穿烂衣服的?还是你的问题,你为什么不想办法?”

蒋介石气得青筋暴跳,连声说:“成何体统!成何体统!”

陈明仁怒发冲冠:“这是什么国家的中将?你高兴怎样便怎样!我现在不要这个官了。”说罢,一把拉住准备扣押他的宪兵营长:“马上押送我去重庆法办。”

陈明仁憋着一股无名火,终于发作了:“我什么地方没做好,作战不好?还是训练不好?”

这时侍从人员都婉辞相劝,叫陈明仁到侍从室休息,不必闹了,要去重庆,也吃了饭再走。在大家劝慰之下,陈明仁便到侍从室暂且休息,然后扬长而去。

友情链接